寿光书画网> 名家名品> 正文

何家安

力荐著名山水画家——何家安先生

 

何家安,1946年出生,河南罗山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理事,供职于河南省群艺馆,2006年退休后移居北京。

早期自学绘画,后入西安美术学院学习,攻山水、花鸟,有作品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曾在北京、深圳、郑州、兰州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多次在《美术》、《国画家》、《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发表作品及文章,有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2011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大红袍系列《中国当代名家画集·何家安》,家乡河南省信阳市狮河区政府在市区修建何家安美术馆,2012年落成并对外开放。获奖经历:

  《一张没收证》获河南省第二届青年美联社展优秀奖。1983年,调入罗山县化馆。

  1984年,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南分会。与人合作《内当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自费赴西安美术学院国画系进修,始专供山水。

  1987年,负责组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信阳分校,被收录于《当代中国书画家大辞典》。

  1990年,与老师王鸿在郑州举办联展。

  1992年,策划《大别山画展》。

  作品在《光明日报》、《北京周报》、《美术》、《国画家》发表《浩月》获加拿大国际水墨画枫叶奖优秀作品奖。

艺术评论:

对何家安山水画艺术简评

陈玉圃

  

社会经济的日趋繁荣,似乎给当今画坛带来了无限的生机,然而绘画艺术的商品化也给绘画艺术的圣洁与纯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数不尽的拍卖会,大奖赛,电视宣传,网上炒作,给一些名利之徒大开方便之门。于是竟相驰逐,与市迎合。或袭西风以弄新潮,或摹宋元以作古雅,或招贴剪裁,以做工炫奇,或横涂竖抹,以欺世盗名……一时间画坛扰攘,浊雾迷云,几无尺地之净土也!然而大智若愚的何家安,却像是出泥不染的莲花,始终以其纯洁的心态编织着山水画苑的一片净土。

细审家安的画,虽气势雄强,却无兢争躁戾之气,造境多变却息机巧便利之风,以朴茂天真写山川静气,化机在手,元气狼籍、出入风雨,舒卷苍翠,正所谓可以“悦泽神风,陶铸性器”者也。

愚每以为绘画是造形艺术,技巧固然重要,但画家之修养尤其重要,世云“书如其人“殊不知画亦如其人也。然而修养不仅限于学问,而是画家学识,生活阅历等艺术综合素质的表示,是画家对山川自然乃至宇宙人生的一种超常的感悟能力,以此综观,何家安正是一位极具艺术素养的画家之一。

何家安少日寸,大别山区农村艰苦的生活经历,曲折艰难的自学道路,除了造就了他坚忍不拔的耐受力之外,尤其赋予他深沉多思的个性特点,正因为有耐受力,故能几十年如一日寒冬酷暑,不废丹青之志。终至笔精墨妙,渐臻上乘;因为深沉多思,故能求画于道,不趋时风,而独僻蹊径,树自家风骨。家安早年曾师从画家张步、罗铭诸先生,但目下何家安画中已很难寻觅张步、罗铭的影子。时或透有一点石涛龚贤的风骨,却又不是“克隆"式的仿效,而是一种大而化一的传统文化气息,这就是何家安和何家安的山水画艺术,一种墩厚,雄强而朴实无华,近乎天真烂漫的艺术特点。

五六十年代美丽的大别山农村,却曾是一个弥漫着饥饿和贫穷的地区,何家安对自己曾“挨饿受冻”的童年记忆犹新,在何家安看来,人生能有温饱实在是一种奢望,所以何家安对物欲的要求很有限,这种淡化物欲的心态,使何家安能远离世俗纷争和名缰利索,自由驰骋于其绘画艺术的旷漠无人之野,从而奠定了何家安画中,平和安适的基调。不事雕凿,古朴,老健,从容不迫,率性自然。《芥舟学画编》认为:“汨没天真不可以作画,外慕纷华者不可以作画,驰逐声利者不可以作画,与世迎合者不可以作画,此数者皆沉没于俗而绝意于雅者也。”又说:“作画宜僻,僻则与世俗相左而不得累其雅,作画宜痴,痴则与世俗相忘而不致伤其雅,作画宜贫,贫则每乖乎世俗而得以任其雅,作画宜迂,迂则自远乎世俗而得以全其雅……”庄子日:“同乎无欲,是谓素朴”可见欲书画之雅必先求做人之雅,欲求为人之雅,必先节乎物欲,所谓“欲者生之贼”岂仅为生之贼,实亦画之贼也。

以此论证何家安其人其画,岂不若合符节哉!站在何家安画前,我们往往会被画中那种一气贯注的整肃的秩序感所吸引,画家如椽之笔,力能抗鼎,而信手占来,举重若轻,自然天成,毫无雕饰做作之弊,这与当今画坛追逐形式感的“做画”风大相庭径,眼下人们在欣赏此类绘画时往往称赞说:“做得很精致”。就像在评论一套家具上面的雕工做得精致一样。评者固发自内心,而画者亦不以为忤。可见商品意识导致纯艺术审美的异化已经远离艺术作为陶冶性情,升华灵魂这一初衷。

当然,艺术离不开形式,也就离不开雕与饰,然而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却主张“既雕即凿复归于朴”的艺术境界,尤其以“大朴不雕”为艺术之道的至真之境,而中国传统文化之重内涵,薄表相,重实质,薄形式,如老子“美言不信”的观念皆基于此。

刘勰《文心》有日:“衣锦衣褧,恶文太彰,贲像穷白,贵乎反本",为什么要在锦衣外面罩一层麻衣(褧),那是因为礼服上的花纹太鲜艳了!《易》之《山火贲》卦为什么以“白贲”为至尊?那是因为“白贲”表示“反朴归真”的道理呀!“贲”是修饰的意思,而从初爻“贲其须”升到五爻“贲于丘园”皆以下天之质而饰之以文,而上六爻曰:“白贲”。白贲者朴素无色,既无所修饰,故终将天下之文复归于质,这就是东方传统文化审美与商品意识的不同之处,是人从物欲竞逐到精神境界的一种提升,何家安以其真率的艺术实践,印证着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的审美理则,就像李可染先生对“不雕”的艺术追求一样,这不仅是艺术创作的高度。同时也是人格修养的高度。

孙克先生认为:“何家安先生的画可贵之处在于他熟悉自然,他笔下的山川河流、树木、房舍,无不是他烂熟于心的故乡风物”我同意这种观点。所谓“花鸟重情趣,山水重意境”“意境的创造却又离不开对现实山川林木之深刻了解,妙在不离于物,而又不役于物。以我真性情,化真山川,是画家“澄怀观道,物我冥化”的结果。正如石涛所说:“一知其理,即变其权。一知其经既功于化”“山川脱态于予也,予脱态于山川也,搜尽其峰打草稿也"

家安少时生长在大别山区,对山川自然之趣可谓耳濡目染之,从艺后又遍游天下名山以外师造化,自然可以“运山川之气脉,贯山川之形神”了。

另外,在意境创作方面,同行每赞何家安,画格之墩厚,我亦赞家安画格之墩厚,所谓墩者沉稳之意也,所谓厚者,含蓄之意也。而时下求沉稳者多滞。求幽深者多浊。而家安用笔虽沉稳,而行笔疾如裂电。布局灵动,处处活眼,而繁密处莫可容针。造境幽深,山川林木房宇皆秩序井然,墨法变化丰富,笔笔明透,无堆砌浊污之气,此又家安画高妙之处也。

当然,何家安的画也还有值得进一步思考与完善之处,正如朋友们指出其在书法艺术修养与用印方面的缺憾,诚然,书法素养与用印之妙可以补充画中之文化气息,然而此皆瑕不掩瑜,造不成对家安山水画艺术的重大影响,且五十七岁的何家安做为画家的年龄还算年轻,倘俟以时日,必当火气消尽,炉火纯青,或可铸成我画坛龙象,亦未可知也!

作品赏析

 

 

 

 

 

 

 

 

 

 

 

 

 

 

 

 

 

 

 

 

 

 

 

 

 

 

 

 

 

 

 

 

责任编辑:郑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