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光书画网 > 装裱知识 > 正文

书画装裱需要注意的细节

书画装裱需要注意的细节

  传世书画,多经装裱。书画装裱年代早的称老裱头,新的称新裱头。当今的书画收藏者,多认为老裱头没动过手脚,新裱头往往做过手脚。因而喜欢老裱头,怕见新裱头。其实,真正的老裱头很少见到。老式房屋,厅堂十分高大。装裱书画,与之相应,天地头很长。一幅中堂,从天杆到地杆,往往超过3米。现代的住房,净高大都只有2.8米。与之相应,天地头就很短。
 
  现在的老裱头,往往是裱工用旧料加工出来的。造假画离不开裱工,裱工往往把一幅真画拆得四分五散,一幅变成好几幅。如名人题签、裱续上的题跋、画心上的鉴藏印章,以至老裱头,都可割裂裱到假书画上,使见者将信将疑。
 
  曾见一掮客推销一幅明陈宪章梅花大中堂,竟是明代装裱,左侧裱续上有文点的题诗。又一幅清代石涛的山水,左侧裱绞上有吴昌硕长跋。文、吴的书法显然是真迹,但画心都假。我说:“画心不真,题跋倒真。”掮客大声道:“你说是‘套棺材’!”我笑起来,因为“套棺材”这名词倒是第一次听到,作为这作伪方法的专用词,倒也十分贴切。第二次遇到这一掮客时,他告诉我,那张吴昌硕题跋的石涛山水轴,到上海卖了1.8万元。 

  有一种古画,幅子本小,但裱成大幅。将原画裱在中间,四周满是题跋。曾见一清钱载的兰竹小幅,四周多名家题跋。仔细一看,画心已被挖去,换上伪迹。尽管手法较高,仍露痕迹。近见一幅明薛素素画的人物小幅,被裱成中堂,边多题跋。画心也被调换过。后画比前画短,致画心上下各留一道空边,不伦不类。
 
  书画装裱需要注意的是,新裱头也能做旧。有一次,在文物市场上看到一堂任伯年人物画四条屏,裱头较旧,有的天杆脱落,有的天头残缺。但打开一看,四幅人物是从同一本出版不久的《艺苑掇英》里临摹出来的,水平较低。原画并非一堂,也非任伯年同时所画,显然书画装裱的是新临新裱,然后用擦、扯、染等手法做旧了裱头。
 
  日本书画流散在中国的很多,我就藏有明玉人物画等五幅。日本的装裱用料讲究,续缎比较厚实(有一种横纹咖啡色綾罗,与明代装裱用料相同)。相比之下,中国裱绩越来越薄巧,真个“薄似蝉翼”。日本装裱格式也多古旧,如“惊燕”,中国最多贴两道白纸,而日本有仍装两道缎带的。但日本装裱也有缺点,如背面不砑光,卷紧时容易伤及画心,用糊不精,年久脱开。我有一幅日本了筛法师写的字幅,于悬挂时忽然地杆脱落,原来地杆上装有铅块,特别重,便于挡风,但用糊不精,以致坠落。有人偶见日本书画装裱,以为是中国的古代装裱,特予指出,以增见闻。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齐民思
责任编辑:曹淑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