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书画网> 寿光名家> 正文

朱春泗

朱春泗

 

    朱春泗艺术简介:

    朱春泗,女,山东寿光人,现居青岛。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会员、青岛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国画院山东分院高级书画师、中华海峡两岸书画艺术家交流学会常务理事。山东大学生物系微生物专业毕业,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高级工程师。

擅长人物速写、线描,喜欢刻划劳动妇女、儿童及舞蹈女性,结合诗词歌赋,人物造型浪漫鲜明,生活气息浓厚。

 

润格:议价

朱春泗作品展示

 《乡恋》

 

 《乡恋》局部

 

《兰花花》

 

 

《梅娘》 

 

 《梦在远方》

 

 

 

 

 

 

 

 

 

 

 

 

 

 

 

 

 

 

 

 

 

 

 

 

 

 

 

 

 

 

 

 

春 天 之 约

朱春泗

[导读]5月27日下午,春风拂煦的济南园博园,周围五千亩的园林郁郁葱葱一片新绿,空气中弥漫着槐花浓浓的香甜气息。林荫深处的会展中心彩旗飘舞,门前广场上洁白的电瓶车擦拭得光亮如新一字排开。草坪上、小路边被各色鲜花点缀得鲜艳夺目,展厅内外花团锦簇。由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办的2012中日水墨交流展会在此地举行开幕式。

朱春泗和她的参展作品

佳作共欣赏

中日女画家友谊长青

——2012中日水墨交流展会记实

5月27日下午,春风拂煦的济南园博园,周围五千亩的园林郁郁葱葱一片新绿,空气中弥漫着槐花浓浓的香甜气息。林荫深处的会展中心彩旗飘舞,门前广场上洁白的电瓶车擦拭得光亮如新一字排开。草坪上、小路边被各色鲜花点缀得鲜艳夺目,展厅内外花团锦簇。

由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主办的2012中日水墨交流展会在此地举行开幕式。

笔墨丹青传友谊,咫尺天涯叙真情。

老朋友又要来了!

这已经是山东女画家协会自1988年成立以来开展的第十几次对日本大型民间美术交流活动,其间我省女画家代表团也曾五次访问过日本女画家协会。20多年的跨越与培育,民间女画家们结成的友谊越来越深厚,该艺术团体也越来越发展壮大,许多老朋友已经多次见面互访,彼此亲如姐妹一般。

山东女画家协会的姐妹们今天特别漂亮,因为这是女艺术家们的盛大节日。姐妹们身上和脸上都带着喜庆,个个淡妆轻描、精神焕发,素日并不常穿的各色锦缎旗袍上身,大方地展示着中国妇女窈窕的身材和华丽典雅,也表达着对日本客人的尊重。胸前每人一朵粉红花饰,装点着她们当下快乐期待的心情。

两辆大巴士缓缓停下,山东女画家协会的创办人、著名画家单应桂女士首先迎上前去,和日本的白泽惠舟女士紧紧拥抱在一起。70多位日本客人带着灿烂的笑容依次下车,礼貌地走进夹道欢迎的人群。这是一个充满欢呼和拥抱的感人场面,每个人都在寻找,很多人都在拥抱和热烈握手,激动的声音、甜蜜的笑容浮满了他们并不年轻的脸庞。人们在相机的喀嚓声中互致问候,老人们在拥挤的人群中也象孩子一样年轻奔放而快乐。追寻艺术的人总是青春相伴、活力常存,日方领队白泽惠舟女士与单应桂女士同为80岁左右高龄,但看她们快乐合影的面容,似乎只有60多岁。

稍事休息之后举行欢迎仪式。山东女画家协会主席、美丽庄重的王晓晖女士和日本的白泽惠舟女士,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然后是令人激动的中日女画家集体合影。两国朋友不分彼此,手握手、肩搭肩,二百多张幸福的笑脸同时被记录在一张照片上,为中日艺术家的友谊又增添了一份浓浓的记忆。

通透宽敞的巨大展厅被精心布置得舒适而悦目,参展的300幅作品蜿蜒摆放,其中有56幅是日本画家的作品,其他作品全部由山东女画家精心绘制。一眼扫视过去,幅幅尽为上品;缓缓漫步其间,如入美景仙境。片刻浏览之后,会让人的眼神都明亮起来。本来中国的水墨艺术与日本的水墨艺术渊源很深,风格几近融合,水墨艺术中令人神往的含蓄、飘逸与灵动之美,更是令女艺术家们青睐的艺术取向和追求的目标。

翻译人员有限,赏画期间,尽管大家因语言不通难以对话交流,但所幸十之八九的日本艺术家通略中国文字,所以大家用笔写在纸上进行交流,很快可以明白对方表达之意并报以会心微笑。有人在大悟之后会有兴奋的大笑,有的女士甚至高兴得立马摘下自己胸前的彩色项链挂在对方脖子上。引人注目的佐藤瑞香女士着一身嫩红色和服,微笑谦和而甜美,尽显日本女人的端庄与温柔。当她在人群中发现曾经访问日本的老朋友王启桓、许小峰、朱春湖时,高兴地拉在身边拍照,还在自己展出的作品前与许多中国姐妹合影;中国姐妹喜欢她身上透露出的民族风范,纷纷邀请她来自己的作品前合影,一时间成为大厅里一道靓丽的风景。

展厅的一角是笔会,两排长长的条案上,十几位中国女画家和十几位日本女画家分别站立成两列,正在挥毫作画。

笔会是画家们最直接、最亲切的交流方式,更是令艺术家们所关注并一展身手的地方。许多慕名前来观摩学习的艺术学院的学生们纷纷靠拢过来,每个画家身后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中国画家单应桂女士首先开笔,轻轻巧巧就完成了《春风》、《雨荷》两幅佳作;王启桓、许小峰两位女士虽同擅画牡丹,但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张萍、张锦平两位女教授均身着及地长旗袍作画,更显婷婷玉立,与优美的画面相得益彰,画内画外清丽可人;均爱画美人的陈风玉、朱春湖女士现场仍在亲密切磋,一派师生情真;还有冷珍、徐玉华、任海宁、刘媛、李丽平等十数位中国女画家先后落笔,很快,斑斓色彩和浓浓淡淡的水墨先后在洁白的宣纸上跳跃出各种生动的画面——几朵清丽淡雅的牡丹正在徐徐绽放,展露出夺人的风姿;露珠在厚重的巨大荷叶上摇曳,一只蜻蜓正展开透明的双翼欲飞;飘拂的柳枝下,几个雏鸡在奋勇争虫吃,胖娃娃则在摇篮里酣睡;飘然而至的白衣仙女转身之间莞尔一笑,一叶芭蕉含羞悄悄落地;潺潺流水的山泉旁边,横出几枝鲜红夺目的枫叶,在秋风中猎猎起舞……

中国女画家的作品赢得众人惊叹赞赏的同时,日本画家同样欣然落笔,个个出手不凡、妙笔生花。她们为光洁的土黄色陶罐陶瓶精心描绘上流畅细密的图案;用大笔泼墨写意出矫健威猛、翻腾入云的中国龙;用纤纤细毫描绘出日本千年古刹与松柏的肃穆、静谧与和谐;日本艺伎丰润妖娆的体态也在她们笔下活灵活现地向您走来……书画养性,水墨怡情,画者从作品中获得的幸福与陶醉之感是局外人难以享受到的,所以,真正追寻艺术之人一定有永远不息的爱好。

伴随22年我国改革开放的辉煌发展历程,中日姐妹以画结友,丹青传情,谱写了两国民间艺术家友好往来的美丽乐章。山东女画家协会在此过程中也日益发展壮大,人才荟萃,素质精良,率队者包括以协会创始人单应桂女士为代表的、蜚声画坛颇有威望的多名教授、院长级名家和著名画家。近年众多年轻女画家的相继加入,使山东女画家协会成为集合各界优秀绘画艺术才女、新人辈出的阳光民间组织,深受业内外、国内外各界人士的敬重和欢迎。

在当日餐厅的豪华晚宴上,许多日本姐妹在温馨的气氛中翩翩起舞,快乐的掌声抹去了她们脸上的疲倦,明亮的双眸让她们在瞬间显得那么年轻,觥踌交错的美酒染红了中日姐妹灿烂的笑脸,欢声笑语给我们心灵刻下又一次珍贵的记忆。

相聚短暂,友谊恒久。祝愿我们互相交流的作品载入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历史画册,祝愿和平美好的日子地久天长。

(本文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女画家协会会员、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高级工程师 朱春泗)

 

 

                春 波 泗 水

                               侯林

(侯林先生 济南市作家协会付主席,高级编辑,文艺评论家)

 

 

六年前,电影《色戒》上映后,我们报社收到朱春泗——一位从事出入境检验检疫工作的高工撰写的影评。没想到的是,这篇不足两千字的短文把我们文学编辑部(平时对别人文章颇为苛刻的一群人)全给“震”了。

虽说是“业余”作者,那语言、才情、见识,足以让我们这些以文字、文学为专业的人们为之汗颜。

后来,她又陆续写了不少散文作品,有隽永雅致的生活随笔,有清新俊逸的山水游记,她很快成为他们那个系统绽露才华的散文作家;又过了不久,她的另一种才华——绘画又横空出世,那些活灵活现的生动人物画作品引来人们甚至职业画家相当的惊诧和艳羡。

她的作品使我意识到,搞文学、艺术,也许并不需要大学科班出身;文学,正如作家娃子所说“诗文本是心底花,意到情随自生发”那是人们心底天赋的一棵苗、开出的一朵花;正如同泰戈尔关于花与果实的美妙问答:

“你离我有多远呢?果实呀。”

“我是藏在你的心里呢,花呀!”

我至今依然珍藏着那份发表她的影评的报纸。

在那篇题为《汤唯与《色戒》》的文章中,她不是一般地叙述故事、谈论感想,而是诗意地描述电影中的人物给她留下的印象,她需要超脱凡俗,她需要放飞自己的理解力、想象力乃至创造力。如她评说汤唯:

“仿佛是四十岁以上沧桑的心,却配着花一样光滑俏丽的年轻脸庞”,“她的眼神让我再也不能忘——不可爱,却迷人。”

她不是孤立地谈论电影,她在电影圈内外、她在各种艺术现象与社会现象中跳出跳进,游刃有余,从她对于当红女演员不无苛责却极具深度的评点中(比如“范冰冰美艳可爱,表演层次似乎流于浅显。”又比如“李冰冰很阳光,好象难以承担内心的狡诈与冷酷”),从她对情欲戏等影视现象的中肯允当的针砭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对影视、审美乃至社会文化、人情人性的长久的全方位的观察、思考与探讨。

读春泗的文章,你常常会感受到有一双清澈的、智慧的眼睛,有一种打量的、揣摩的眼光,在流盼,在伸延;她是一个审美者,一个高层次的审美者,她的文章正是审美精细化的产物。在滚滚商潮面前,这样一种唯美的追求是坚韧的、可贵的。我甚至觉得,正是用了审美的眼光来看《色戒》,她才得出了许多与众不同的结论与见识。

文章从来不在多,而在精与妙。

在审美的领域中,还有比女人更会看女人的吗?是的,男人决没有她这样的在谱、细微和明锐,那么刀刀见血,丝丝入扣,她这样写成功后的汤唯:“网上从来看不到汤唯灿烂的笑容。年轻的她已经城府深深,令人刮目。举手投足间,既不生涩也不张扬,通体透出诱惑之美,却不风骚、不献媚,恰倒好处地展现女人的优雅和精致。”

这已经不是那个电影(现实)中的汤唯,也不完全是那个生活现实中的汤唯,她是什么?她是作者(或观众)心目中(更确切地说是)意象中的那个汤唯。于是,这个人物就活了,我们能感受到她的血肉与呼吸,感受到她的生命的质感与砰然的心跳……

对电视剧《潜伏》的评论《给翠平》和任何传统的评论都不同的地方,是猜想,是对女主人公翠平今后命运的猜想:“抱紧婴儿的翠平,站在高高的山冈上,山风吹起她散乱的头发和衣衫。”

然而她永远等不回潜伏去了台湾的余则成,所以“我对她命运最高的祈祷,是几年后嫁给了一个善良的农民,过着贫寒但心情舒畅的日子……问题是,能吗?”“她会在中国政治经济命运的跌宕起伏中,在漫长而痛苦的期待中,甚至在无数的申诉和政治打击中耗过自己全部的青春,甚至生命。”

艺术中的猜想是最有情致的。

它抉幽摘微,发前所未发,它使文章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思想和历史深度。

它是浪漫的,创造的。

它使评论不再是作品的附属品。而成为别一种独立的文本,生命的文本

莫看春泗在艺术领域里眼光犀利敏锐,现实生活中的她其实是至为女性至为柔情的。她乐观而豁达,与人无町畦,无不相与以诚;与之接,觉天地间无非乐机。世界上有阳光也有阴暗,而她,则会永远不断地选择朝向阳光的那一面。

春泗的画,我觉得那是一种天性的表达。至纯而至性。

《朵朵,早上好》:小园曲径,花木蔚如,坐卧其中可以忘世,禽鸟扬颈启喙,向小主人致意问候,一派天人合一、人禽共处的美好和谐田园情景;《那木错的 呼唤》,尽管画面未出现美丽无垠的 湖水,却通过两位挺拔健康的 藏族姑娘让人充分 展开想象;《农家有女初长成》则在不知觉中流露出作者的 诗词功底,画面活蹦奔跳的 小猪儿被拟人化地赋予了表情,让人忍俊不禁;《花季的 誓言》把我们带回纯真年代的容颜和晴朗天空;《达坂城的姑娘》更是让许多人记住了维吾尔女郎动人的 舞姿和秋水一样迷人的眼睛。。。。。

春泗作品画面中处处充溢着的童稚活泼、青春烂漫的、纯真健美的人物(多为妇女儿童,少数民族妇女),使我一再联想到古老的纯粹中国式的精神意向和机趣表达:“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原是孔子和弟子们在谈论志向,而它却别具匠心展开了一幅风雅的春游图,像是一首醇美的田园诗。这图中有人生的深意在,它温馨而智慧、传统又现代。

美的生活、生活的美,是春泗绘画作品中永远不变的艺术表情。

春泗好游观山水,她的游记散文写来温雅深醇,富有余味。香格里拉蜀都湖,苍绿万顷,微风乍起,清音泠泠然来矣。她置身其间,感觉“每一口呼吸对我们都如此珍贵”,甚至“想化作一滴水,留在你心海。”在梅里雪山,她从直插蓝天的树的姿态去理解自由豪放的人格之美,从格桑花的娇艳去思索藏族歌手的嗓音。古人尝谓:游观之乐,其实不在山水而在游观者自身也。而她正是在寻找大自然与外部世界的诗意,寻找人类可以诗意栖居却久已失落的精神家园。

春泗才藻富有,中年始为文,始为画,落笔即远尘氛。我对其人、其文与其画,有三比焉:

似三春杨柳,清雅宜人;

如园蔬新摘,富有生趣;

如风发泉涌,洋洋洒洒,沛然莫御。

春情与水性,那湿漉漉的激情与灵感,实为艺术永不枯竭的生命之源。由是而联想到她的名字。春泗,一个多好的名字(真要感谢起了这好名字的父母),它典雅而美艳,尤其,它还成了作者才情与性情的准确表达。

作为海岱名川的泗水之源泉林,乃圣迹山水,它正是当年“(孔)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之处,这里山奇水清,丛筠古木,气象幽绝,正宜于圣人怡情会心、悟道机之活泼也!唐代李白在这里留下“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的咏叹,而宋代朱熹“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的名句,则将泗水春天里春潮涌动、万紫千红的美景尽现眼底。

愿春波泗水与艺术之美相守长伴!

(备注:侯林先生 济南市作家协会付主席,高级编辑,文艺评论家)

姐妹情深

 

 

朱春泗近照 

 

致五十年代同龄人

______朱春泗

我的生命是河,是江,

激情流淌着奔向东方,

巨石险滩、断崖峡谷,扭转不了既定航线,

寒风苦雨,凛冽冰雪,改变不了坚定的方向。

沉舟侧畔,迎来白帆点点,

冲出雾霾,又见青青芦荡;

日出江花胜火,妆扮了沧桑的水面,

月洒清辉如银,温柔了沉寂与荒凉。

驰骋沃土、奔流万里,留下无数佳话;

时而呜咽、时而欢歌,淘尽千古风流;

成者扶摇、败者沉戟,泥沙从不留情;

爱也乘风、恨也破浪,时光永不回头!

我的生命是河,是江,

不要问我

是否饮尽了尘世风霜!

 

姐妹情深

责任编辑:曹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