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光书画网 > 名家访谈 > 正文

张恩荣

张恩荣

核心提示:     在寿光, 他注定是一个传奇: 少年, 出身不好,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却自命清高, 醉心于孤灯夜读, 聊斋、 水浒、 三囯故事烂熟于心

为寿光文化做点事儿, 在我是 “蓄谋已久” 的了

与他初次相识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末。 那时, 上口石油配件厂在他的鼓捣下, 管理已经上路, 市场初步打开, 领导让去总结他的治厂经验。 这第一次给我的印象是这人不一般! 但这种 “不一般” 更多地表现在经营上的 “抠门儿”, 与文化似乎没大沾边。

之后熟悉了, 几成无话不谈的朋友。 渐渐知道, 他出生在一个破败书香之家, 老辈里也传下典籍书画什么的。 看到家里老人当作金质宝蛋一样对待, 蒙胧中知道那肯定是好东西。 出身不好, 学自然没啥上头儿, 窝在家里闲来没事, 就跟着老人翻弄家里的古书什么的,看着、 看着就入了迷, 而且一发而不能收。 成天摇头晃脑, 之乎者也, 沉迷于古籍典章中, 越读, 越觉得中华文化博大精深, 越读越觉得老祖宗了不起。 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但在那 “以阶级斗争为纲” 的年代里, 像他这样 “狗崽子” 处在社会最底层是多么的苦闷与挣扎。 而这种苦闷、 这种挣扎, 又塑造了他特立独行、 不甘人下的执着性格。“位卑未敢忘忧国”, 自己一个堂堂七尺男儿, 应该效法古之先贤, 目标高远, 壮怀激烈, 有大胸襟、 去成大事业。

有两点给我印象极深: 一是他对所谓 “文化产业” 的热闹不以为然, 多次表示: 自己可以为丰富自己的收藏, 想尽办法去搞钱, 但绝不会为赚大钱, 出手自己心爱的收藏。 二是一次他说起当年为企业开拓市场, 把自己十分珍爱的一幅画拿去 “公关” 了时, 表情上那种惋惜, 那种不舍和那种痛苦与无奈, 至今仍清晰地定格在我的脑海中。

他退隐太湖, 我们也同样 “失联”, 四年之后才恢复了联系。 也是这年秋天, 我远赴太湖, 我们之间有了一次天马行空式的长谈, 关于人生, 关于事业, 关于民族精神, 关于文化传承, 那一次, 他一再表达对 “勤东作,乐西成” 的人生态度的推崇, 表达了对自己年近半百奉命于企业危难之时, 励精图治, 成就墨龙的满足与欣然, 同时, 也第一次清晰地表达了下一步从文化上再为寿光做点事儿的渴望。 这一信息, 相信用心的读者, 会从当年我那篇 《最是那太湖之滨的北望》 的小文中读得出来。

七年未见, 寿光变化太大, 墨龙发展很好, 是时候了! 一封亲笔信, 把一个盘算了多年的文化梦想呈送到市领导桌上

但是, 一年, 又是一年, 他仍是未动声色。

事情的峰回路转, 起因于一个不大不小的误会。

2010年年底, 按说, 冬季是最不适合他回来的季节。 但一个关于对他收藏不当安排的消息, 让他一刻也坐不下去, 驱车千里奔回寿光。自然, 误会很快消除了。但既然回来了, 拔腿再回似乎也不合情理。 于是去厂里看看, 企业发展令他十分满意; 在城区转转, 他说,寿光城市建设的巨大变化让他欣喜不已; 与老领导见见面, 与老朋友拉拉呱, 挂念多多, 温情扑面。 那些天,他受到的触动特别大, 情绪也特别地亢奋, 七十岁的人了, 酒喝起来那真是来者不拒, 特别地爽快。 也正是这些所见所闻, 这份乡情、 友情, 使他有了把蓄谋已久的谋划付诸实施的冲动。

悄悄地, 与家人商量, 赢得齐声支持; 亲自踩点勘察, 悉心比对, 选取合适位置; 与老领导、 文化长者求教问计, 调整丰富项目内容。

七天后, 他悄然南行。 他说, 论企业规模, 墨龙算不上最大的, 论个人财富, 我张恩荣也不是最多的, 我这样做, 人家怎么看? 会不会说: 羊栏里跑出个驴来, 选着你了? 有几个臭钱, 来沽名钓誉、 烧洋包了? 自己还要再想想。春节刚过, 听说市长朱兰玺在杭州培训, 他悄悄驱车赴杭, 他要听一听领导是怎么看法。

又过了一个月, 3月中旬, 他再回寿光, 郑重地向市里主要领导递交了自己的亲笔信。 信中说, 现在是寿光置县两千多年来的最好时期, 我们这代人不光要给后代留下物质财富, 更要留下足以让后人引以为傲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 表达了自己愿意在这方面做个引领, 出资三亿元, 建设独具地方特色的文化标志性项目, 以感恩好时代、 助力寿光文化发展的心愿。自然, 这与正在努力筹划建设文化强市的市领导是一拍即合, 寿光有史以来, 投资最大的文化项目的建设, 就这样以个人捐建的形式开始了。

通过这一形式, 把我一生收藏永久展示出来, 让更多的人赏鉴艺术瑰宝, 享受文化熏陶, 感受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对我来说, 是件很高雅、 很享受的事儿

我知道, 他心里真是这样想的, 行动上, 也是这样做的。

他曾说, 前些年我退居太湖, 对外是说, 为企业接班的放开手脚地干, 而我自己心里的 “小九九” 是静下心来, 好好梳理梳理这大半生积攒的老东西。

这事定下后, 他把所有的文化收藏陆续弄到太湖这里来, 钻古书、 查资料、遍访大家高手, 一幅幅、 一件件追根寻源, 做了大量去伪存真、 鉴赏整理工作。

想象一下吧: 从一千多幅作品中,先是比对挑选出不足六百幅, 修补, 装裱, 分类。 之后, 又从这六百多幅中, 精选出三百来幅他认为的精华中的精华,然后, 一幅幅地远观近瞅, 从作者出身背景, 到构图立意, 到表现手法, 揣摩、提炼、 意会、 生发, 归纳出新的意境, 然后, 用对仗工整的律诗词句加以概括表现。 他书桌上的草稿一叠一叠, 每一页都是大字套小字, 黑字间红字, 密密麻麻, 划来划去, 如同天书一般。 看得出是经过无数次的修改与锤炼, 这得用多少时间, 下多大的功夫!

他说, 不下功夫不行呀, 许下了大诺, 夸下了海口, 弄不出个档次来, 还有啥脸面? 那不是俺老张家办的事儿。不光做得很苦,而且做得很用心,更用情。他说,这些东西本来就属于民族的,属于全社会的,我只是尽我所能,做了些收集、整理与保管的工作。现在欣逢盛世,政府支持,奉献出来。现在我们办好这件事,等再过几十年、一百年,后人在品味这些艺术藏品,流连于这文化建筑群落,感受到这里浓浓的文化艺术氛围,能说一句:那代寿光人还中,不光菜种得好,还有这么高雅的文化追求,九泉之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以这么说吧,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专注与研读的深度,在寿光,没有几人能出其右者。他常说,自己在人生态度、事业发展上,的确从老祖宗那里受益多多。这应该是实话,前些年,大凡到过墨龙的人,都无不对无处不在的带有浓重传统文化色彩的企业文化记忆犹新。

从 《王猛之死》 到 “崇贤祠”:让历史照进现实, 让先贤启迪今世, 让世人重拾敬畏之心

在太湖闲居这些年,他更是投入很大精力在这方面进行深入地探究与思考。他认为:尽管现代社会科技十分发达,但在道德思想、人文艺术等方面,我们面对先人,仍只能仰望。他对三皇五帝等古之圣贤思想品格极为尊崇,对为中华民族开疆拓土建功立业的政治家、军事家十分敬畏,对寿光历朝历代名宦乡绅如数家珍。前些年,他对“一代名相”我们寿光人王猛的治国才能倍加崇赏,叹息道:若王猛不是英年早逝,中国的历史肯定会改写。他还专门延请上海京剧院的编剧,下了很大功夫,撰写了京剧剧本《王猛之死》,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搬上舞台。每每说到此事,他都扼腕再三。特别是这些年,财富多少成为评价人和事的主要标准,经济上去了,但许多地方人心不古,文化失落,道德滑坡,诚信缺失,他忧心忡忡,尤其对个别官员不自醒、不自律,一点点摧毁着党和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威信,他十分不安。他对邓小平总结“六四学潮”时说的,“这些年最大的失误是忽视了教育”的观点十分赞赏。他认为,这些问题必须从思想道德文化层面上加以解决。

正是出于这些思考,他力主把崇贤祠作为寿光历史文化中心的主体来打造。它坐北面南, 处于核心位置, 高度最高, 体量最大, 气势宏伟。 祠内设有 “一殿” 中央瞻仰拜谒大殿, 供奉中华文明圣贤始祖以及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进步贡献最大的思想家、 政治家、 科学家、 艺术家。 “三馆” 是寿光历史文化馆, 寿光名宦馆和寿光乡贤馆。 他说, 把最优秀的建筑奉献给先人, 体现我们对先人的追崇与尊敬。

文化是一个民族最重要的遗传基因,让所有瞻仰拜谒的人们, 在这里以人为镜, 以史为鉴, 仰望敬畏, 慎独反思, 以汲取先人智慧, 感悟圣贤思想,呼唤良知自醒,激发前行力量——这才是这位长者、更是智者的高远用心。

他常叹自己是“垂垂老矣,今夜躺下,不知明日是否醒来?”因而,他把这事看得很重,觉得再把这事儿办好,此生足矣。

他更把这事看得很远,因为他觉得:这代表的是自己人生格局与境界,并寄希望于以此影响寿光后生、后代的胸襟、志向与情怀。

(周杰三)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你好 关键词
责任编辑:徐春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