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光书画网 > 名家访谈 > 正文

汉子汉东之山水情怀王汉东

王汉东

核心提示:    《中国美术》杂志副主编、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民族画院学委员会副秘书长

    寿光书画网讯(首席记者 王慧茗)早在2010年7月,记者在京城琉璃厂采访中国书画收藏市场上的黑马、鉴赏家寇建军先生时,就听说过“王汉东”这个名字,再后来,寿光书画界实力派人物刘庆祥也向记者几次推荐王汉东先生。

    可由于王主编事务实在太过繁忙,加上他每年候鸟似的赴太行山、陕北诸地写生,直到去年8月,才在寿光市文化中心的华歌美术馆见到真人。那次回老家,他是带着组织并参加《八月气象——现代水墨邀请展》任务而来的。

    采访那天,燕黎明、桂华冰等他的好友都在。王汉东那独有的“大汉’气场,把记者一行多人全给镇住了。尤其是在弥河东岸的一个农家小院里,王汉东光背下厨的侧影更是深深印在了记者脑海深处。

1.

    孩提时代,王汉东和其他男孩一样,特别好动爱玩,经常和一堆泥巴捏小泥人儿和小动物,找些零碎木块木板刻刀弄枪。这大概就是小小汉东最初从事含有些许“艺术元素”的“创作”活动吧。

    汉东背着小书包上学那会儿,数理学科丝毫勾不起他半点兴趣,诗词曲赋和课文却能过目成诵,简直就是个偏科小神童。对于涂涂画画,小小年纪的他更是情有独钟,常常握笔涂鸦,令老师同学惊羡不已。

    升入高中后,老师发现小汉东脑瓜子里的“文艺细胞”异常丰富,便让他办黑板报和参加学校里的一些文艺活动。随着年级增高,他又逐步接触到了一些文学作品和绘画书籍,潜藏在躯体里的“艺术因子”被激发激活,让他常常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艺术冲动”……

    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第11期寿光骄子于新生回忆说:“那时我二十岁出头,刚到寿光县文化馆工作,身边聚了一大帮想学画的‘皮孩子’。我常将他们集于一处,教些‘皮毛’,以己昏昏,不免有‘误人子弟’之嫌,但总还算‘有板有眼’,未离‘大把儿’。这帮‘皮孩子’中就有汉东。时间长了,他们有的称我为‘师’,有的称我为‘兄’,这自不计较,我只如梁山宋江般做起了‘头儿’。时常这些伙计搭帮于吾室聚餐,便真如‘鬼子扫荡’一般,吃喝之物被洗劫一空……”

    汉东常说,他的启蒙老师有两位,一个是老家的已故花鸟画家张宝元先生,再一个就是从寿光走出的名家于新生先生。

2.

    中学毕业后,王汉东如愿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国画专业,迈出了画家梦想的第一步。

    对于大学时期的王汉东,于新生回忆道:“汉东做事不谋计划,只图痛快!我到山东艺术学院学习,汉东也考入此校,俺俩竟成同学。那时生活拮据,家中每月寄出之钱,总是富半月,穷半月,不过月半即被挥霍一空。这半月富翁、半月乞丐的日子,汉东谓之:先痛快完了再说!”听于老师一言,王汉东的汉子个性在上大学时已开始崭露。

    大学几年,王汉东遇到了恩师——山东艺术学院教授、院长张志民先生(绰号张大石头),尤其是在其一直坚持的山水绘画上,受张志民先生影响最大。从那时至今日,张大石头都是他艺术创作和生活上的良师益友。

    大学毕业后,汉东生活的处境并不太好,甚至曾在济南的一家渔业商场打杂,商海沉浮,几经辗转,在而立之年时才又回到绘画行当,自此便心无旁骛,沉迷山水不得自拔。

    采访中,记者问王汉东,当初为何选择山水画?他回答道:“其实在大学期间,主要是喜欢花鸟画和人物画,山水画画得很少,但画了一段时间花鸟和人物之后,总感觉不够过瘾。后来随着与著名山水画家张志民老师接触得越来越多,被他的山水画深深吸引,由此豁然开朗:我的志趣应该是山水绘画,只有那些大山大水和舒云茂林,才是我的精神所寄所托。”

“画花鸟人物不过瘾”,这就是王汉东!

    在问其绘画之路上,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是谁时?王汉东张口即来:“说实话,我对传统绘画与现代绘画均很喜欢。古代画家我最喜欢的有范宽、王蒙、石涛、八大等,近代画家我尤其喜欢黄宾虹、傅抱石和陆俨少,他们的绘画艺术均深深影响着我。”

    不管是观其画作,还是与之畅谈,汉子汉东,总是那么奔放那么洒脱那么不羁,他怀着对自然的厚爱,敏感地聆听着自然的吟唱,与大自然进行着心灵的对话。作为山水画家,他作品中的形式、语言、结构、笔墨、美感、魅力、气息、境界……都源于自已真实的体验、观察与顿悟,使他得以发现自然的生命运动、自然的诗意风骨、自然的神韵品格。

3.

    王汉东以山水见长,数年如一日,专攻林泉丘壑,笔下山川蓊郁,重峦叠嶂、飞瀑流水、田园村舍……都成了他反复写意的对象,在长期的写生实践中,汉东笔下的山水符号已凝定为特定的“心象”,抒发着他独特的艺术追求、审美知趣。

    在王汉东的山水画之中,往往云烟满纸,山影摇移,如梦如幻,似有似无,笔墨氤氲,湿润宜人……显然,这是一幅幅充满精神指向与心灵憧憬的纸上林泉,是胸中丘壑,是在“情关何处”的追问中,营造的心灵栖息地。

    采访间隙,解读王汉东的山水作品,记者都被他或精心或随意营造出的山林气象所感染,感悟着他内心世界的深广无边,在那无声的画面中聆听那呼啸悦耳的山风与松涛……

    王汉东的作品深得“写意”要领及旨意,在他飞动的笔墨中,在“似与不似”之间,抒写着的不是具体山水的物质性,而是“胸中丘壑”的精神性。

    这么多年走过,王汉东总是那般勤勉与努力,他潜心研读中国山水画史上的诸大家作品,尤其深受清四王、石涛等巨匠作品的影响;使他得以“从技入道”,一步一个台阶,完善着笔墨艺术,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面貌。

    王汉东的山水画,注重笔与墨之间的互渗互补,他强调笔墨齐下、气韵俱备的绘画方式。细细分析,不难发现,他的线是以游走蜿蜒为特点的,在一波三折中体现出干湿不同的美感与韵致。长线与短线的运用、与墨点与皴擦的熔融都恰到好处,体现着他艺术的把握能力。汉东用墨总会有意无意地在不拘小节前提下,从整体着眼,使墨法与水法、与笔法紧密结合。在氤氲的变化之中,尽显墨色、墨层、墨韵的丰富性与神秘感。

    在走向文化深处、自然深处、精神深处的痛并快乐着之过程中,王汉东的艺术日臻成熟。他的作品,一扫传统山水画的苍白气象,凸显苍润而厚重;一扫传统山水画的静态冷寂,挥发鲜活与生动。并在运动质感中,赋予山水画图式全新内涵,它的触角伸向文化、自然与精神的深处,尽情展示着人与自然和谐为一的诗意。

4.

    作为一位有追求、有见地的画家,王汉东喜欢主动把自已置身于山水之中,追求“物我两忘”的境界。他足迹遍及南北山水之间,巍巍太行、陕北沟峁,都洒下过他无数滴辛勤的汗水。丰富的生活积累,大美体验,使他的艺术成就获得了质的飞跃。

    “住在老乡家吃红薯喝小米粥,睡在窑洞大炕上,苦中有乐。三天后天气突变,连续下了两天小雨夹杂着小雪,气温降到冰点。早晨脸盆都结了一层冰,每个进屋的人都唏嘘着,好冷!这时土炕透着凉气,心也拔凉拔凉的!透过窗户看到对面山上金黄色的树冠上笼罩着丝丝的暖意。”这是汉东若干本书画专辑之一《走近经典》中的一段写生日记。

    用笔豪放的汉东,在笔法的波折运动中,在笔意的简繁相融中,在点线的游移挥洒中,在墨色的氤氲变化中,营造出了山色深秀和千岩万壑,是为大气象也!

    汉东的很多朋友都喜欢欣赏他作画时的状态:其起手似不经意,手誊大笔,濡墨蘸水,恣情挥洒,不可遏止。及其兴情所至,力发深处,则常常手舞足蹈,连呼带喊,以管毫为斧为锤,击砸砍削,势不可挡…… 顷刻间大形大势初具,山势峭拔,大川涌动,那才叫一个过瘾呢!

    “作画形似戏耍”,恰是汉东张扬奔放之个性的显露。

    一个“汉丝”曾告诉记者,看了汉东作画,往往过了很多天,想起他作画时“天马行空、无拘无束、大大咧咧”的样子,仍然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省美协副主席于新生曾用“于氏美文”这样形象地描述过老乡密友王汉东:

崇山大川拓印了汉东的足印;

太行草原容纳了汉东的气息;

陋室夜灯熬炼了汉东的长志;

笔墨纸砚灵变为汉东的画迹。

以造化为师,使自然风物与思绪意念融为化境,提炼韵味纯净的意趣,以胸中意气,彰显自然之本色。汉东之画是为证;

近酒好友,几杯“小二”入肠,则解衣般礴,直抒胸臆,大放气吞山河势,而无顾其他!汉东之画是为证;

案头置石涛、龚贤之画册,沉心静气,常研其理,悟自然之道,悟传统之

道,而又与心合一而成己道。汉东之画是为证……

是啊,不甘寂寞与孤独的画家汉东,在山水之间,心灵得到了慰藉,作品也因此令人心动。他在有法与无法之间,创造着独属自己的山水世界。在那一片苍茫与浑然的背后,我们欣喜地看到,他正在阔步向历史深处走去,向自然深处走去,向文化深处走去。

5.

汉东不修边幅,童心未泯。与人相交,从不掩饰,也不设防,且诙谐、幽默、热烈。说他是顽童虽为戏言,他年纪虽轻,然阅历颇丰,务过农,读过书,上过班,经过商,客居京华,名日“北漂”。写生采风,画画交友,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仗义执言,豪爽豁达,一身侠骨,古道热肠。

他酒杯一端,四海之内皆兄弟,实为血性汉子、游侠形象。但他毕竟又是一个画家,其山水画皆出心境,挥洒心意,写照人生。近年来,他以深沉细腻的笔触,雄浑苍茫的画风,活跃于中国画坛,引起世人极大关注。

汉东活得自在、活得洒脱、活得奔放、活得明白,极具山东人的大气豪情。难怪他无论走到哪里,周围都会有一大帮子朋友呵护和簇拥着他。套用他自己的话说:无论上学工作、无论身在何处,自己总能遇到“贵人”相助。

“朋友多了路好走”,这句话在汉东身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一个顽童,一个浪子,一个游侠,一个画家,汉东是也!人生有此境界,不是谁人所能求得。那如兰的气质,那童真的内心,那浪子的情怀。也许这些,正是成就一个个性画家的绝佳元素。欣赏先生的佳作,赞扬先生的豪爽!”这是一个全国知名画家,对汉东发自内心的溢美之辞。

汉东先生人若璞玉,自不雕饰。朋友圈里誉其为“奇人”,他的人生经历很具传奇色彩。山东著名画家、教授李勇先生在一篇文章里,曾有过这样一段描述:“偶或有一天,你见得汉东横戟荒漠,傲立雪中,你不要感到悲壮的惊讶;偶或有一天,你见得汉东独钓寒溪,望穿秋水,你不要感到诗意的酸涩;偶或有一天,你见得汉东气沉丹田,激扬水墨,你不要感到悠然的迷茫;偶或有一天,你见得汉东醉鞭名马,情累美人,你不要感到凄凉的惆怅……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在汉东身上,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6.

多年来,王汉东不仅担任着《中国美术》杂志的副主编,还兼任着国家民族画院学术委员会的副秘书长、首都师范大学现代水墨研究所研究员、云南艺术学院客座教等若干职务,出版有《汉东水墨》、《走进经典——当代中国著名画家文献丛书——王汉东卷》、《经典艺术文库——耕耘与收获·王汉东水墨印象》、《鼎力紫砂》等多部专辑。

刚柔相济,自古就是每一个李逵式硬汉的鲜明特点。寿光老家,永远都是汉东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所在。

2010年1月,《中国美术》作品展览馆暨华歌美术馆,在山东寿光文化中心成立。1月9日,王汉东等以《中国美术》杂志名义,邀请了19位全国中青年画家参加开馆展览。著名学者、美术理论家、《中国美术》主编徐恩存先生,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于新生先生,山东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韦辛夷先生及社会各界名流悉数到场,参加开馆典礼。

去年8月,由王汉东、燕黎明、桂华冰等一起倡导的《八月气象——现代水墨邀请展》,在寿光华歌美术馆隆重举行。记者注意到,在制作精致的序言标牌中有这样的文字:

寿光,是一个多彩而又充满诗意的地方,她以遥远、浪漫、神秘与美丽令人神往。21世纪的寿光不仅是齐鲁大地的重镇,更是一座新兴的现代化城市,洋溢着新时代的激情与活力,成为神州大地一颗璀璨的明珠。寿光,又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古老发祥地之一,也是无数优秀文艺作品讴歌的精神故乡,她激发了无数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和激情,成为了一块丰厚、富饶与广阔的艺术沃土。

《八月气象——现代水墨邀请展》,是当代中国画名家们奉献给寿光人民的礼物,这些笔饱墨酣的作品,以生动的气韵、欢乐的节奏、鲜明的风格和由衷的感受,以不同题材和形式,唱响了他们对寿光的赞颂和敬意。展览以此为准则走进寿光,敬请寿光人民欣赏、评判,并借此机会为寿光的精神文明建设与和谐发展,奉献绵薄之力。

他,笔墨御风,图古绘今,格高气足,一腔热情,编结着仰之弥高的心灵诗意;

他,像个胸无纤尘的艺术信徒,快乐总是远远大于痛苦;

他,不知疲倦攀爬在崎岖的写生路上,路上有风有雨,有雪有霜,但更多的是同行者的互相搀扶、对酒当歌……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寿光 林海博览园
责任编辑:刘鹏
0